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路徑研究

【摘  要】圖書館是重要的公共文化服務、知識信息供應、終身學習服務機構。立足“互聯網+”技術場景,圖書資源數字化發展業已成為重要趨勢,在順應社會大眾數字化閱讀習慣需求的前提下,進一步建立完善、系統的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有助于將碎片化、孤島化的圖書館資源整合起來,促進流轉速度與應用效率。國內圖書館種類繁多、功能各異,在“數字信息化共享平臺”議題上意味著一個龐大的文化工程,需要從長計議、有序推進,本文以一定區域內圖書館為研究對象,通過分析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的基本構成及困境所在,探索可行性的建設路徑,旨在推動我國圖書館事業的健康、長遠發展。


 

【關鍵詞】圖書館;信息共享平臺;數字化發展;建設路徑

 

引言

立足“互聯網+”技術場景下探討,社會公眾的閱讀習慣已經發生了巨大嬗變。例如,在獲取閱讀資源的渠道方面,逐漸放棄了圖書館而轉向新媒體,又如在閱讀媒介的應用方面,逐漸放棄了紙質書籍而轉向電子載具(如手機、平板電腦等)。一言以蔽之,數字化閱讀已然成為社會公眾獲取知識信息的主要方式,同時,隨著這一閱讀習慣的產生也引發了一場“數字化革命”,報社、雜志社、圖書出版企業等紛紛轉型,迅速進入數字化閱讀平臺的建設與運營領域。從這一角度出發,圖書館主動建設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其原因既有“內生性”也有“倒逼性”,其內生性動力源自于圖書館繼續發揮自身知識、文化、教育等服務價值需求,其倒逼性動力源自于圖書館受眾閱讀習慣的變化,如果圖書館不順應這種變化,極可能在數字媒體時代被邊緣化、喪失生存空間[1]

1 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基本構成

在建設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之前,需要先明確其基本構成,結合本文研究條件限定,是指一個區域內多個類型圖書館基于數字化、信息化技術實現資源整合的過程中,至少需要幾個構成模塊。本文認為,以圖書館資源有效分享為目的平臺建設中,至少應該包括圖書內容模塊、基礎設施模塊、公共檢索模塊、人機交互模塊、互動社區模塊。

1.1 圖書內容模塊分析

對于一個圖書資源共享平臺而言,“圖書內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蘊含了整個數字化信息系統最核心的價值。特別是在“互聯網+閱讀”的場景中,讀者可以輕松、迅速、便捷地從多種新媒體渠道獲得文本,以館藏資源為基礎的“共享平臺”想要留住讀者,所要做的不僅是實現紙質內容數字化,還需要進一步拓展圖書內容廣度、深度,并對碎片化的圖書內容實施優化整合(如消除同質化),定期進行更新。從這個角度出發,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并不是一個封閉的系統,它在物理維度需要與多種圖書資源機構展開合作,如高校圖書館、公共圖書館、私人圖書館、數字出版企業等,同時,在網絡維度應建立“圖書閱讀需求評鑒機制”,例如聯合孔網、當當、豆瓣等圖書推薦及銷售平臺,利用大數據技術分析大眾讀者的標題搜索情況、熱銷書籍類型等,亦可以在線上和線下渠道展開讀者調查,以此為依據不斷充實圖書內容。

1.2 基礎設施模塊分析

從功能角度出發,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與圖書館本身并不存在隸屬關系,前者可以看做是“線上圖書館”,雖然運轉過程中高度依賴圖書館的內容資源,但構成“線上圖書館”的基礎設施與傳統意義圖書館基礎設施是兩個完全不同概念;對比之下,傳統意義圖書館基礎設施依賴一定物理空間,并在其中提供書架、桌椅、圖書等,讀者的閱讀行為具有“在場性”特征。而“線上圖書館”的基礎設施主要是網絡、軟件系統、硬件設備、電腦外設等,用于轉化、存儲、瀏覽數字化圖書。進一步梳理,基礎設施模塊可以劃分成四個層次,即“硬件層”“數據層”“業務層”與“服務層”,硬件層包括了硬盤、網線、掃描設備等,數據層主要包括數字化圖書內容(如PDF格式文件),業務層包括一系列應用軟件,用于支持讀者與圖書館數據庫之間的互動,服務層涉及到一些具體功能,如讀者申請借閱紙質圖書、申請數字版權限、申請打印服務等。

1.3 公共檢索模塊分析

本文提出的“公共檢索”概念,在功能上與“一站式檢索”雷同,強調跨越多個圖書館或閱讀資源供應方物理、行政隔閡,在同一個前臺界面統一反饋信息。然而,從價值角度說,“公共檢索”概念更突出圖書館作為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的本質——圖書館是一個真實的社會機構,它在為大眾讀者提供內容服務時必須“量力而行”,即自身真實儲備了多少資源,應在這一范圍之內對外供應,尤其是紙質書、數字書對應存在的前提下——而“一站式檢索”(如百度)本質上是一個資訊聚合機制,無論哪個平臺的資源均以條目形式呈現出來,置于用戶是否能夠得到、得到的是否完整,并不在價值考慮范圍之內;換句話說,“公共檢索”旨在實現不同主體提供的、存在于不同數據庫中的數字圖書資源協調互補[2]

1.4 人機交互模塊分析

從純粹的技術角度出發,“人機交互”是整個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中利用效率最高的模塊,平臺建設者必須考慮圖書館用戶的多元性,既有信息素養較高的年輕一代,也有思維滯后于時代發展的老年人,人機交互模塊應突出人性化設計優勢,最大限度滿足不同讀者的操作需求。整體上,可以將人機交互模塊劃分成兩種,一種是“不在圖書館現場”的人機交互媒介,如建設網站、開發app等,主要服務信息素養較高的人群,使其隨時隨地都能夠從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中獲得所需資源。另一種是“存在圖書館現場”的人機交互媒介,如智能機器人、語音查詢終端等,主要服務信息素養較低的人群,使其快速查閱圖書館中是否有自己所需資源。由此可知,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中“共享內容”不局限于數字化內容,還包括實體書的相關信息(如借閱信息、更新信息等)。

1.5 互動社區模塊分析

事實上,互動社區模塊屬于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的附屬部分,即該模塊并不直接產生圖書館資源實用價值(查詢、瀏覽、打印、下載等),但考慮到具有數字化閱讀習慣的讀者規模不斷擴大,個體之間必然形成強烈的交流動機,因此該模塊也是不可或缺的。互動社區模塊的設置實現較為靈活,例如可在網站頁面提供論壇入口、公告欄、微信公眾號二維碼等,為讀者提供一個相互探討、交流的環境,亦可在線下組織新書見面會、專家講座、讀書會等活動。

2 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困境

2.1 缺乏統一的領導及協調機制

客觀上看,我國圖書館機構存在多重屬性,如按主體所有劃分包括公立圖書館、私人圖書館,又如按主要用戶劃分包括公共圖書館、高校圖書館,再如按等級劃分包括國家級圖書館、省市級圖書館等。這意味著圖書館在文化行政系統內分屬不同的管理部門,在單位制度、管理模式、面向群體等方面存在分割現象。即便在同一區域內,圖書館運營也存在各自為政的局限性,例如高校圖書館主要服務的對象是大學師生,基本不會面向社會大眾開放,這無形中就給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設置了各種障礙。在缺乏統一的領導及協調機制前提下,圖書館資源如同一座座孤島上的寶藏,就算單個圖書館著手建設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自身所擁有的資源也非常有限,難以形成聚合效應,并不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共享——這一現象是圖書館機構特有的,參考國內檔案館、文獻中心的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不難發現后者雖然也存在“各自為政”的現象(如知網、萬方等文獻平臺),卻不影響其現實價值,這是因為檔案館內容是“以事實為基礎”的[3],具有明確的指向性,不涉及大規模人群的借閱。而文獻中心內容單位體量很小,如一篇論文、一篇報道等,不像圖書按本、按部、按冊、按系列等編輯而成,儲量多少與單篇文本的價值不存在強烈沖突——圖書館數字化資源以“本”作為最小單位,且圖書內容類型復雜,如文學、自傳、教材、古籍等不勝枚舉,大部分圖書館沒有充足資金購買實體書并進行數字轉化,而圖書館之間又往往會出現內容重復的問題。

此外,數字化圖書幾乎都有實體書與之對應,這就涉及版權協調問題,換句話說,圖書館不能在購買實體書基礎上,隨意轉化成數字版本、對外供應,這一維度的協調涉及到整個圖書產業鏈。

2.2 建設資金與人力資源較匱乏

現實中,我國大部分圖書館是與政府出資建設,因此具有公益性特點。但政府財政撥款的依據是圖書館采購的實體書,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雖然更符合現代讀者的習慣,卻需要額外投入大量資金建設基礎設施、生成電子版本等(具體參考1 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基本構成”),這無疑會讓原本就緊張的圖書館撥款更加捉襟見肘。同時,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屬于“軟件工程”范疇,包括網線架設、硬件配置、環境搭建、軟件開發、系統管理等諸多事務,都離不開專業的技術人員提供支持,這意味著圖書館需要額外引進一批人力資源,在平臺建設完成之后,繼續為廣大讀者提供系統運維服務,必要時還要解決數字閱讀中發生的問題。而對于大多數圖書館而言,可用于共享平臺建設、運維的資金與人力資源都非常匱乏,且難以保障整個平臺的可持續運行;在這種情況下,圖書館或者退而求其次,即在圖書館空間內配備一些數字化閱讀條件(如Wifi、少量電子版書籍),或者干脆放棄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項目。

2.3 資源共享平臺發展前景不明

從現實維度出發,資金問題、人員問題、管理問題等都不是無法解決的,如果地方政府下定決心實現圖書館事業升級,可以通過多種方法彌補缺陷、消除阻力。例如,由政府主導提出區域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規劃,在政府背書的前提下撬動各類社會主體(出版企業、地方高校圖書館等),通過行政力量與市場力量的協同,加速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的落地。而政府在這一方面缺乏明顯動機,各類圖書館的意愿較弱,究其原因是對此類“資源共享平臺”的未來發展前景認知不明,換句話說,即便充分認識到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的重要性,卻不明確是否有建設的必要性——畢竟,傳統意義上的圖書館仍然發揮了很好的公共文化服務功能,且人們閱讀習慣特征之一是碎片化,利用電腦、手機等設備也可以獲取部分免費電子書——將“前景不明”的擔憂進一步解構,可以發現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動力匱乏、進度滯后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切實可行的共贏模式——紙質書籍原本就對特定人群免費開放(如高校圖書館對師生免費開放),再提供一個免費的“線上渠道”,就顯得多此一舉了。

3 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路徑

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是一項系統性工程,并非技術過關就唾手可得,也不是資源充足就水到渠成。結合前文中提及的“五大模塊”以及主要困境,本文提出以下具體建設路徑,需要明確的是,以下三個部分是“一體化實施”的,要確保相關要素、主體之間的關系性。

3.1 政府主導、聚攏多元主體加強協同合作

政府及相關文化職能部門在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過程中發揮了主導作用。一方面,由政府派出專門人員、組成調查小組,針對本地區內主要圖書館展開綜合調研,從中選出一個館藏資源、管理體系、運轉模式等均較優秀作為“建設對象”。這樣設計的目的,是為了充分利用大型、優質圖書館的現有優勢,包括海量的圖書存量、特色的圖書資源、龐大的用戶群體等。在篩選過程中,一個極為重要的標準就是該圖書館的數字化、信息化水平,這樣可以在后期構建“共享平臺”時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另一方面,面向本地區聚攏多元主體,即各種類型、各種級別的圖書館,促使其積極參與到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項目中來,這樣可以增強各個圖書館固有用戶的忠誠度,實現其快速向“線上圖書館”的使用遷移。

以內蒙古圖書館為例,該館為國家一級圖書館、國家級古籍重點保護單位,館藏資源優勢自不必說,同時該館也具有豐富的數字化資源。從官方網站公布信息來看,數字化資源包括“外購”“自建”兩種,涵蓋電子書、電子雜志、電子古籍、音視頻等,同時內蒙古圖書館還和萬方數據、中國數字方志庫、中國知網等機構建立起合作關系。將其作為“建設對象”,進一步聯合內蒙古各級學校圖書館、各地級市/盟圖書館、私人優質圖書館等,組建“內蒙古圖書館數字化聯盟”;在共享平臺建設方面,由內蒙古圖書館承擔具體工作,其余圖書館在提供數字圖書資源的同時,也鏈接上“共享平臺”的數據庫,同時作為“終端節點”承擔一定工作量(如實名制認證)。

3.2 拓寬渠道、尋求圖書市場主體戰略合作

為了有效地解決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管資金、人才等不足問題,應進一步拓寬市場渠道,尋求與圖書市場主體的戰略合作。客觀上,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的一次性投資很大,完全由政府或圖書館提供資金,很難承受這樣巨大的成本。在拓寬渠道的具體做法上,可以借鑒PPP模式,即在政府背書的前提下,吸引各類企業加入進來。其中,各類出版社作為實體書版權的擁有者,應該視為戰略合作的主要對象。一方面,通過捐贈數字圖書版權的形式,實現共享平臺上資源的不斷充盈,而圖書館基于“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項目”簽訂未來10-20年的訂書合同,確保出版方的經濟利益。另一方面,通過有償轉讓的方式,采取“一攬子合同制”規避數字圖書價格波動,盡量贏取較低成本采購的優勢[4]。此外,圖書館基于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項目,也可以直接面向優質作者“下訂單”,基于聯盟方式提高議價能力、大規模采購[5];相對應的,對于有意參與到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的“技術型公司”而言,可通過出讓部分圖書館經營項目的方式(如一定時期內活動舉辦權、免費冠名等),壓縮建設成本。

3.3 打造品牌、促進數字化資源的有效變現

為實現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的可持續運營,必須建立切實可行的盈利模式,以此源源不斷地為圖書館注入資金,用以承擔圖書資源購買、平臺建設運維等成本。從市場經濟背景出發,需要不斷強化圖書館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的品牌效應,將其打造成綜合性、特色性、優質性等于一體的知識內容付費平臺。例如,內蒙古博物館可充分發揮自身在“珍貴古籍”“地方文獻”“民族文學”等方面的資源優勢,其中相當一部分圖書資源是獨一無二的,如蒙文古籍、藏文古籍等,對國內外研究人員具有很強的吸引力。各圖書館都可以篩選一批優質文獻進行數字轉化,在約定分成后放在共享平臺上有償瀏覽,以此實現圖書館資源的變現能力。

綜上所述,在一定地域內促進圖書館事業的發展,通過數字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是一個重要路徑,它既可以喚醒沉睡的海量館藏,也更符合當代人的閱讀習慣、增加了經濟收益。

        ?????????????????????????????

百度學術論文查重-paperkeey系統

                                                                                           開始檢測




2022-03-18 16:38:55
彩神v争霸